Arect和他的……
窥视

高一的时候就在想的一件故事。那个时候每天早上晨跑,就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天灰蒙蒙的,氛围很足。

文章写于2017年7月11日

一列锈迹斑斑的火车喷着黑色的蒸汽从路中横穿过,无视前面的高楼,径直冲过去,也罢,它本就是从一片房子中冲出来,只是有几个人来不及躲闪,被撞飞在地。他们的尸体漂浮起来,不断肿大,不断上浮,终于晴空万里的天上布满尸云。

一分钟前还活生生的人,一分钟后便腐败彻底,浮在空中,四周的人们打开手中的伞,举起,天上下起了姜黄色的脓液,令人不快。

地平线和云中间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红丝丝的,在张望里面的世界。瞳孔不停移动,好像要检查什么似的。有些人抬头看了一眼,便又低头走着,有些人根本不看,做着自己的事情。

我很满意,把洞从眼前移开。

INSPI

文章作者

保持学者的沉默与谦恭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Arect和他的……

窥视
高一的时候就在想的一件故事。那个时候每天早上晨跑,就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天灰蒙蒙的,氛围很足。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