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ct和他的……
瘟疫公司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正是绝地求生火爆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很喜欢玩,我也是,只是快乐的时光一去不复还,大家不约而同晚上集体上线的日子不会再有了。现在的我们经历了太多,失去了太多,逐渐认识了新的朋友,逐渐发现以前的朋友变化太多。

正好最近看完了Island,我回想起了那个暑假,还有那段日子,也许我也在一直等着谁,一直努力去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段很艰难,但是快乐的日子。

文章写于2018年3月16日

那边有零散的房子,我从飞机上跳了下去,俯冲、俯冲,偶尔抬头看一下伙伴/敌人的位置。不多,没什么人和我一起跳下来,我稍微安下心来,俯冲、俯冲。

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但再俯冲就完了,我拉开降落伞,控制方向,向那栋破旧的双层洋房飞去。顺利降落,我快速收好降落伞并放在一丛灌木中,然后俯下身跑进房子。关上门,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墙上挂着几个相框,都是三个人的笑脸——父亲、母亲、女儿,在湖边、在桥上、在树林,三个人都很开心,我感到一丝不安,有点伤感。

用于军事演练的地方是一座无人岛,这座岛原先是有人居住的,有很多人。只是自从那次大瘟疫过后全球人口锐减,作为大洋中的一个孤岛也为能逃脱毒手,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患上了瘟疫的人逐渐死亡,病毒未来得及传染给仅存的人类便随死者离开,人类逐渐从混乱中走出来,建立新的政权。认识到自身渺小的人类做了许多努力,而我参加的正是许多项目中的一个——绝地求生。

那时肯定很快乐吧,我看着墙上一张张照片,感到温暖逐渐包围了我。

我走到客厅,果然找到了一把枪,UZI冲锋枪模型,与真枪几乎无异,但打出来的是激光束,不是子弹,需要安装子弹电池才能驱动模型枪,操作起来其实就像是真枪。

扫完了一楼,穿上防弹衣,带上头盔,走上二楼背上背包,装上药品,拾起手榴弹,还捡了一把狙击枪,看来运气还好。于是我走出房间,俯身跑到草丛里,向左一看……

一辆面包车向我冲来。

INSPI

文章作者

保持学者的沉默与谦恭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Arect和他的……

瘟疫公司
游戏已经不玩很久了,但是那段时光依旧很怀念。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真的很怀念。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