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ct和他的……
扭曲不清

受克苏鲁影响……

文章写于2018年4月18日

面对眼前的一切,我脑海里只能想到阿拉伯疯人写的《死灵之书》。诡异的黑色尖塔高高地树立在广场中心,四周环绕着难以名状的几何学雕像,一圈接着一圈,每个雕像看似相同,又看似不像,若稍微改变角度,雕像的形状就会完全改变。我感到头晕目眩、小腿发软、牙齿战颤,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这种渎神的恐怖之物。我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不敢想象这些究竟是什么。

之前我正好端端地登山,这里是已经完全开发完了的山区,除了一些可以保留的林区,其它地方都布满了房子。我顺着小道沿山向上,到处都能看到令人厌恶的垃圾。慢慢走着,一堆裸露的岩石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之前都没有发现过,而且这些石块仿佛于人类文明格格不入,就是这该死的好奇心把我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见到了人类永远不该看到的东西。

随着技术发展,如今探险方面不断进步,上个月就有一群科学家带着最新的钻孔设备前往南极,民众们的热情逐渐点燃,所以我会靠近那个我一辈子都不该靠近的地方,迈出一步。

岩石中有一个通往地底的洞,从岩石上可以看到一些花纹,这些怪异的花纹绝对不属于我所知的任何一种派系,它们充满了狂暴,描绘了一幅幅不可思议的画面。花纹很新,或从来没有受到任何损害,我本该从这些花纹当中看出一些不妥,可我没有,依旧好奇洞内的情况,于是我蹲下身子,一点一点向下。

洞里一下变得,比起入口几米的狭小,这里才像这个洞穴的本来面貌,洞穴有一定坡度,在慢慢通向地底。周围布满了可怖的花纹,那些花纹十分精致,与洞口的那些毫无疑问是同一种风格。它们十分精妙地满足几何原理,但又十分怪异。我无法想象究竟是哪位天赋异禀的雕刻家完成了如此多的雕刻。

洞内一直有着光,不知是洞口洒下的阳光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我一直看得很清楚。我一边欣赏花纹,一边前进,慢慢坡度减缓,我看见前面有一个发着光的出口。

我明明是在地底下,可前方却是一片光亮。我认为我即将横穿一座山或来到类似天坑的地方,可当我走出洞口,眼前的景物却冲击了我那点可怜的想象力的极限。我自认我胆识不差,可走出洞口后的景物几乎将我吓的魂飞魄散。我惊恐万分地向后退去,却发现来时的洞口不知为何完全消失,变成了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

我抵在墙上,失神地望着那些可怖的建筑。这一切都毫无疑问地指向了一个新的文明,从未被人类发现过的文明。

请原谅我的描述过于杂乱且过于简单,但当时我实在无暇去记忆那些渎神的东西,恐惧几乎支配了我。我曾在大学图书馆的角落翻出过一本可疑的书,正是阿拉伯疯人所写的《死灵之书》,我认为这些不过是作者的胡言乱语,所以只是半开玩笑地读完了它们。可现在关于那本书的记忆开始浮上脑海,我开始怀疑这些也是与《死灵之书》有关的世界。

面前的广场十分空旷,我感觉孑然一人待在石塔边太危险,仿佛有一双恐怖的眼睛在盯着我,我慢慢向石塔的另一边转去。那一边布满了相似的建筑。它们四散歪曲、杂乱无章,但又不可思议地维持稳定。

我俯下身子朝那边冲过去,我希望在那边可以找到一丝逃离的线索,而且在建筑丛中,躲避一些什么会变得容易。

建筑十分高大,材料与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种都不同。它们呈黑色,十分坚硬又富有光泽。石块扭曲、重叠,在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连接。我几乎无法辨别这些建筑的分界线,我相信即使欧几里得亲自参观都无法探索到其中的奥秘。物理法则似乎已不再适用,我经常感觉天空在我的背后或是脚下,我不再向前走,因为我听到身前传来石块破碎的咔嗒声。

我不敢面对它,我几乎没有犹豫,转身就冲向那栋高大的建筑。背后的咔嗒声不断冲击着我意识的边缘,我终于想起来在《死灵之书》中曾不经意地提到过一种可怖的东西,它们被称之为无序的扭曲者。阿拉伯疯人似乎怎么也不愿意描述太多,只说明了它们擅长扭曲和离析,随着咔嗒声出现,喜欢扭曲生命……

我越来越害怕,咔嗒声越来越响,我能看到四周的土地开始以奇怪的形状扭曲,连接到它永远不应该连接的地方。我的心脏越跳越快,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四肢杂乱内脏粉碎,皮肤开始变黑,动作逐渐停止,空气凝结起来,我在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关于我是如何讲述这件事的,我也不清楚,回过神来,我已经变成了千万诡异建筑中的一员。

广告位招租
keyboard_arrow_down

联系电话:XXX XXXX XXXX

INSPI

文章作者

保持学者的沉默与谦恭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Arect和他的……

扭曲不清
受到克苏鲁影响,当时应该是刚刚看完了第二本克苏鲁小说,感觉真的奇妙。有时间吗?我希望能跟你讲一下我们的天父和救主。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