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ct和他的

写于盛夏来临之前

又是一年夏天,从2018-2021,曾以为岁月漫长当以热爱支撑,现觉生活平淡日复一日。从出生到现在,我似乎还是没找到和时间友好相处的方式,好在人总是喜欢用些什么载体留下记忆,或矛盾激烈,或寡淡无味,像镜子上未干的水渍,勉勉强强地依附在上面留下一些扭曲变形的痕迹。

在人一生的某段时期内,总会有几位相对要好的朋友,大学已过三年,能和ins,sagiri等朋友结识并相处这件事无疑在过往的日子里增加了很多美好的回忆,我本不是一个记忆清晰且逻辑严密的人,博客作为曾经记忆的载体,翻阅回顾难免总会唏嘘。

人生无常且难料,过去三年发生的事情无疑证明了这一点,但我们好在还有过往可以留存。生活推着我们前进,我们无从选择地被时代裹挟着带往未知的角落,东奔西走。当下不如意之时,偶尔翻看过往的美好从中汲取一些力量与确幸,审慎与反思,也不失为一种博客存在的意义。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信仰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狄更斯《双城记》

盛夏又将来临,这是大学生涯内最后一个自由的盛夏,也可能会是前行在未来路上的第一个凛冽的寒冬,夏天到来之前,希望我们能在时间另一端尽头踏过荆棘,把酒言欢,以余下的热情将美酒满斟。

过往或许无法照亮现实,至少还留有温暖的余地。

谨祝夏安,顺颂秋祺。

没有标签
首页      本地磁盘(D:)      写于盛夏来临之前

JimmyHo

文章作者

Arect和他的

写于盛夏来临之前
JimmyHoの碎碎念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21-05-29